浙江支援湖北医疗队:被防护服闷到恶心 就像戴了紧箍咒 _炒银枝儿网

      <kbd id='szZoQ'></kbd><address id='mEXX3'><style id='b49g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psAKN'></button>

         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          浙江支援湖北医疗队:被防护服闷到恶心 就像戴了紧箍咒

          点击:62306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浙江援鄂医疗队:被防护服闷到恶心 就像戴了紧箍咒

            浙江首批援助湖北医疗队大年初一来到武汉支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,至今已近一个月的时间。让我们来看看医护人员上岗前后的变化。

            来到浙江首批援鄂医疗队所在的武汉第四医院的病区,护士们正忙碌着穿上防护服,每天下午4点是她们交接班的时间。

            记者:我看现在这个护目镜还是很清晰的,出来以后是什么样?

            浙江首批援鄂抗击新冠肺炎医疗队 易雄英:出来之后我们眼眶上面都是有水珠,有时候我们能感受到水珠往镜框上滴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记者:出来以后防护服里面是什么感觉?勒这么紧,会不会工作一段时间就会觉得头疼?

            浙江首批援鄂抗击新冠肺炎医疗队 易雄英:湿,勒的时候可以勒紧一点,工作一段时间会疼,像戴了紧箍咒。

            浙江医疗队是从全省抽调的精兵强将,来之前彼此并不熟悉,为工作方便,每次在背后写上来自何地、姓名是必须的程序。

            还差20分钟才到交接班的时间,有两位护士因为连续工作、体力不支在里面出现了中暑的症状,提前出来了。

            仅仅四个小时的值班,护目镜和口罩就已经在她们的额头、脸颊、脖子勒出了深深的痕迹。

            浙江首批援鄂抗击新冠肺炎医疗队 丁筱妤:就是有点恶心、头晕,然后其它护士就让我先出来了。

            浙江首批援鄂抗击新冠肺炎医疗队 唐静芳:本来我们应该是四点钟下班, 然后提前出来了,真的是熬不住了。

            记者:这样的工作坚持多长时间了?

            浙江首批援鄂抗击新冠肺炎医疗队 唐静芳:我们是大年初一过来的,到今天有二十几天了吧。

            记者:我看你脑门上这个勒得特别深,是每天都是这样吗?

            浙江首批援鄂抗击新冠肺炎医疗队 唐静芳:戴护目镜的关系吧,基本上每天都是这样。这两个耳朵这里因为戴口罩会滑下来,这两个耳朵这里真的也很疼。

            浙江医疗队是大年初一来到武汉第四医院,至今在这里已经坚持了近一个月的时间。马上这班的医护人员就要上岗了。

            浙江首批援鄂医疗队共141人,目前接管了武汉四院普爱院区18、19、20楼的重症病区,截至目前共收治200人,临床治愈出院79人。

            经过四个小时的护理、半个小时的自我清洁工作,待一会我们看到的那几位医护人员就要从这个门里出来。

            记者:每次下完这个班是什么感觉?

            浙江首批援鄂抗击新冠肺炎医疗队 黎红伟:终于可以呼吸到新鲜空气了, 这里面里面太封闭了。

            浙江首批援鄂抗击新冠肺炎医疗队 潘青芽:我是首先想一下,我自己有没有把本职工作都完成,省得把工作留给别人。

            记者:每一个从里面出来的姑娘的标志,都是鼻子上的这个。

            浙江首批援鄂抗击新冠肺炎医疗队 陈丽霞:鼻贴,我贴了两层,我的压疮有点厉害,这样贴起来会减缓压力,会好一点。揭开以后是红的,现在是二度压疮,破了是三度压疮。

            交接班结束,一位护士没有说辛苦,而是讲述了她昨天晚上做的一个梦。

            浙江首批援鄂抗击新冠肺炎医疗队 胡丹虹:梦到了我们一群人坐在敞开的列车里,然后开过一片樱花园,一群人拿着帽子、丝巾在那里欢呼雀跃,好享受这个梦啊。

          【编辑:黄钰涵】
  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  (74433)
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(85387)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热点内容
         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